150-2021-7966

  当天,笔者和同事们几乎一直是含泪发稿。敲击每一个字或者拍摄每一张图片都无比——此刻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生命的可贵,笔者还曾幻想在阿富汗死亡不会真的发生在记者们身上。

  第二,硬件升级。比如增加室内、钢架和钢门,以及在室内和车内增加急救箱等。

  联合国驻阿富汗援助团也重申在阿记者安全,以及同犯为斗争的决心。

  所以,在高压和枯燥的中,保障分社人员安全成为大家日常工作最为重要的环节。在总社办公厅下达的文件中,对于处于高危、高风险地区的分社,曾明确要求在思想上“牢固树立驻外人员生命财产安全高于一切的观念”,在行动上“提高内部协作、应急处置、风险防范、安全预警等工作效 率。”

  为此,喀布尔分社在过去两年以来根据总分社统一部署,始终高度重视安全工作。比如,完善《阿富汗突发事件报道机制》、分社安全手册,供分社人员参照执行;建立两处室内安全屋,用于紧急情况下逃生;重新安装防爆膜玻璃,用于预防爆炸造成的冲击;在当地车行和中资企业建立了两个防弹车租赁渠道,用于日常出行。

  第一,和专业机构合作开展培训和演习,以提高分社人员在紧急情况下相互协作、逃生和自救能力。

  5月1日,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,用“最强烈的言辞”4月30日的袭击事件,向遇难者家属和阿表达最深切的同情与哀悼。

  11时左右,大家赶到事发地点附近的瓦济尔阿克巴汗医院。这里早已聚集了大量的人士。那一刻,大家不约而同放下相机、摄像机,停止一切采访活动,含泪为伤者,向逝者告别。

  从现场传回的照片让驻喀布尔分社很快看到事态之严重:一具具记者的尸体倒在面,有的横着、有的侧着、有的穿着背心、有的身上还挂着机,还有一名受伤记者挣扎着伸手向人求救,他身边的三脚架摇摇欲坠……

  在停尸房里,记者们的尸体尚存余热,大家用颤抖的手把一位位同行的棺材扛在肩膀,再缓步抬出医院,护送他们“回家”。

  在文章的最后,再次向在阿富汗喀布尔“4·30”大爆炸中殉职的记者同行致哀。 (作者是喀布尔分社首席记者)

  战地记者那看似光鲜荣誉的背后,其实伴随着是无数人的巨大,这条上充满了内心的,却无半点可炫耀的谈资。

  5月2日,联合国驻阿富汗援助团(UNAMA联阿援助团)发表声明指出,阿新闻业近年来取得了一系列成绩,但为此却付出了“难以承受的代价”。其中,2017年至少有14名记者因各类冲突事件,而2018年的前四个月则已经有11名记者,另有6名记者受伤。

  我们赶到现场后看到,两处爆炸地点相隔不足200米。可以想象,记者们当时正是被警方在200米以外的地方拍摄。

  “马雷曾不止一次提醒我注意安全,因为他有一次在交战现场就没能及时出来,当时他已经感到情况严重,可能会有不测。”拉赫马特回忆道。

  “他们在最的地方出生入死,”5月3日,当阿富汗记者安全委员会负责人纳吉布·谢里菲(Nsjib Sharifi)在喀布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一次次念到“4·30”遇难记者时,在场人士潸然泪下。“他们是阿富汗的英雄,用生命捍卫记者职业的光荣,勇敢地向传递和平的呼声,直到永远。”

  5月9日,喀布尔同时“伊斯兰国”“哈卡尼网络”四次袭击,17次爆炸。当天还伴随着该国北部兴都库什地区6.5级地震。对于当地人来说,又是一个漫长而漆黑的夜晚。

  当天,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宣布对两起袭击负责。据阿富汗公共卫生部事后,至少29人在两起爆炸中身亡,另有49人受伤,死者包括一名女性在内的9名记者。

  在他们的地方,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味,地面上尽是尚未清理干净的血迹,呈现在眼前的还有被炸塌的牌、残缺不齐的衣物等……这一切足以让人感受到这些同行们生命最后一刻所经历的惨烈。笔者和同事当时不得不多次调整呼吸,努力克服沉痛的心情,去完成现场采访。

  2012年,供职于英国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55岁的战地女记者玛丽·科尔文(Marie Colvin)在叙利亚遇袭身亡。她生前曾就记者是否值得冒险在战地采访时说,“总得有人去那里亲眼看看发生了什么”“我们的任务,就是不带、准确地报道出这些内 容。”

  实际上,战地记者是一个非常脆弱的群体:他们拍摄战争的者,但他们自己就是者。

  在阿富汗帕杰瓦克通讯社(  Pajhwok Afghan News)记者卡若海尔(Parwiz Karokhail)看来,不是谁都有勇气站在现场,战地记者在一线更像在“拿生命赌博”。一方面,记者们要随时对各类突发情况保持,做好报道准备;另外一方面,阿当地相关部门对记者的力度有限,记者经常在最的中,“却常常连一件防弹衣或者头盔都没有,而且这一群体在日常普遍缺少必要的急救、逃生等技能培训。”

  此外,还有多位年轻记者的生命也永远停留在这一天。阿富汗“第一新闻频道”(One TV News)记者,21岁的罗苏理(Rasooli),据说他本计划在5月结婚;23岁的记者阿里·赛里米(Ali Saleemi)刚刚入职不到1个月的时间;死者中还有一位勇敢的女性,是23岁的“之声”的女记者杜拉尼(Farishta Mahram Durani),杜拉尼边工作边读书,她本希望用工作赚的钱完成学业。

  其中,第二次爆炸的目标直指现场救援人员、、甚至是记者。“我们分社的人还没有赶到现场”,英文报道员法瑞德当时几乎是用颤抖的声音在和大家说话。

  记得初来时,曾想去喀布尔河畔透透气,可笔者看到的却是早已干涸的河道,还有正在吸毒的人群。记忆中,不管到哪,我们的雇员说的最多的就是:here not safe。

  普遍认为,“4 ·30”事件仅是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的缩影。据专业机构统计,该国在2017年各类冲突事件达到创纪录的23744起,平均每天67人死伤,西部法拉省、北部朱兹詹、东部楠格哈尔省的部分地区处于战争状态,总统加尼此前也曾在公开场合,阿富汗已经处于“国际反恐斗争的一线”。

  4月30日,就在马雷当天下午,又一名供职于英国公司(BBC)的阿富汗记者在该国东部霍斯特省(Khost)遭不明武装枪杀。

  有同事曾问笔者在战地的报道经验,对此笔者却常常为过多的负面新闻感到悲哀。许多时候,战地记者的文字和摄影作品是建立在惨重的死伤数字之上,在阿每一起突发事件往往意味着又有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。

  “15年过去了,希望在破灭,阿富汗人今天的生活甚至比过去更”,马雷生前曾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:恐怖痛恨记者,他不得不每天都活得格外小心。“我早晨出门,晚上回家,我会想上可能就有,或者从人群中突然冲出式袭击者,这是无法承受的风险。”

  在被问到对开展工作的有何时,卡若海尔笔者:先自身安全,因为在阿富汗也是被袭击目 标。

  所谓安全无小事,上述工作的最终目标是配合上级部门形成分社从人、财、物,从发稿到生活、从身体到心理等,自上而下各环节相互配合的安全系统。在该安全系统下,分社要能够随时应对驻在国局势动荡、治安恶化、自然灾害、意外事故等突发情况下的挑战,真正做到“安全无死角”,因为这是战地记者开展工作的前提。

  据拉赫马特说,马雷生前实际上非常清楚自己所面临的风险。“他最不放心的是自己的家人,他一家大概有包括孩子在内13口人,基本全都靠他养活,其中四个人还是残疾人。”拉赫马特无奈地表示,马雷本有机会去其他国家工作,他一直克服困难,努力。

  自20世纪70年代末,在长达39年延绵不断的战火中,我们不知道马雷多少次与死神擦肩,遗憾的是这位父亲最终未能幸免,没有盼到和平,再也无法亲吻自己的孩子们。

  不论是昨天的科尔文,还是今天的马雷,不可否认,人类战争史上从不缺乏我们前进的同行,是他们频繁出现在最的前线,用生命与鲜血揭露战争的,捍卫记者的光荣,直到生命最后一刻。

  战地的生活则让人恍如隔世。比如,喀布尔没有自来水系统、没有暖气系统、上没有红绿灯,驻喀布尔分社的同事们夏天打过井、冬天烧过柴,夜里常常被枪声惊醒,当我们回到国内休假时,忍不住怀疑到底哪边是真实的。

  我们后来陆续了解到,逝者中包括法新社驻喀布尔站首席摄影记者,41岁的马雷(Shah Marai),马雷殉职当天,他最小的女儿出生不过14天;54岁的黎明(Tolo News)摄像师穆罕默德·图西(YarMohammad Tokhi),图西还有重病的母亲和患癌的姐姐离不开他照料。

  悲剧发生,举国哀恸。万博体育官网登陆阿富汗总统加尼4月30日下午对袭击行为表示“强烈”,称袭击行为是“不能原谅的”。当地当天也纷纷用大篇幅报道此次事件,称这是2001年以来对该国、对新闻“最的。”

  更为急迫的是,包括首都在内的重要城市已遭严重渗透。比如,仅在4月份“伊斯兰国”在喀布尔制造两起爆炸就造成至少240人死伤,阿议员哈兹拉特·阿里(Hazrat Ali)在接受采访时直言,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在喀布尔有至少4处藏匿 点。

  第三,鼓励“弹性”工作。充分关心雇员和内派人员生活,适时组织外出参观、打排球等文体活动,排解紧张情绪,切实解决大家在实际生活中遇到的各类困难。

  在“4·30”大爆炸发生之后的这一个星期里,阿富汗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已经明确要求部门彻查案件,加强对在阿记者的,避免类似悲剧发生。

  2018年4月30日注定是黑色的一天。当天上午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第九警区先后两次袭 击。

  此次遇难的摄影记者马雷生前曾在法新社供职长达20年,他拍摄的新闻作品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袭击现场完成。“他经常出现在最的地方,个人安全是一个大问题,”摄影雇员拉赫马特(Rahmat)对马雷有非常深的感情,他在4月30日曾为马雷抬棺材。拉赫马特说马雷是包括他在内许多阿富汗年轻记者的“领人”,是大家的“老大 哥”。

  男子百米蝶泳,中国小将李朱濠向奥运冠军、新加坡名将斯库林发起冲击。最终斯库林顺利为新加坡队摘得游泳赛场首冠,李朱濠继仁川亚运后二度摘银。

最新产品推荐

  • <strong>小米8深度评测:最均衡的</strong>
  • 中韩运动员冲突事件始末
  • 交通部:去年全国收费公
  •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——记
  • 自如相寓被约谈胡景晖辞
  • 2018世界机器人大会落幕
  • <strong>亚运首日中国7金5银:孙杨</strong>
  • 历史上龙卷风给江苏带来
  • 鄢军的事业版块周立波和
  • <strong>落石砸中宝马起纠纷 保险</strong>